N2021/02/28 包包的信(初稿)

2021 年 02 月 28 日

二月份要結束了,現在的我才來露過頭。

前一佪工作完成了,被調回總部幾星期,然後又接到新的外派。

我現在希望快點能夠完成給包包的信。
在他出生前。

———

包包,歡迎你來這個美好的世界。
這封信寫在你的出生前,因為你父母,就是我們預計到在你出生後,會面對各種各樣的挑戰,在處理各種挑戰前把能做好的事做好。

這是一封未來的信,寫於現在,你看到的卻是在未來的某天。
這封記載著作為你父親的部份人生經驗的累積,希望能為你留下一些體驗父親當年情況的一些切入點。

先來介紹一下你的父親,就是我啦。
我是一位活在城市中的凡人,每天準時準點的上下班,在青年時曾經打拼過,經歷過失敗和挫折。在日常生活中重新出發,然後再度遇上你的母親,你的母親是一位天使,在我的生命長流中,她在戀愛和婚姻中,教我重新認識自己,找到作為一個男人,丈夫,父親更遠的作為人該做的事。
你的母親是一位親切,勇敢,美麗,有感染力……的一位女性。她熱愛她生命中的各種,因為她,你才能降生在這個美好的世界。她為此付出巨大的努力,更進一步的故事,需要你努力地去發掘。

正好在這個年代,我能接觸到的資訊,雖然還是有所延遲,但也算是及事。能夠以較低的成本換來相對高端的思維方式,方法和科學驗證手段。
對於我而言,這是一個美好的事代。希望你也能找到當代的美,投入其中,感受快樂。

假如生命是一個數字,人生就是一場減數算式。
當下即是前一刻的值減去付出值。
假如我現在值是500,花掉一天時間工作減去1,餘下所得值是499。
假如馬丁路德金的現在值也是500,花掉一天時間進行演講工作減去1,餘下值是499。
我們所餘下的值均是相同的,我們相差的分別是減值所包含槓桿。
我的槓桿值是0.011(1/30/3,一個月的人工,一個家庭三個人)。即我所做的事一對世界沒有多大的影響,影響值中和在了日常中。
馬丁路德金的槓桿值是500。即他所做的事為世界帶來了500的影響力,理念傳播給五百個人。
假如你要問,這條式能否套用到富人身上?富人能用一切的手段延長生命,那他們的生命是在做加法。
我的孩子,作為父親的我見識,智慧是有邊際的,我的眼光觸不及的地方,也許你能夠觸及,通過你的努力和際遇,這正正就是世界無邊際,人有邊際,這樣才有尋找快樂的空間。
縱使我不知道富人是什麼情況,但古往今來從沒有一個不死之人的存在。而我所在的時代有一位創業家喬布斯,他的故事可以去了解,或許當中會有一些得著。

身為父母的我們在你未出生前,和天下父母都一樣,會為何謂事操心,一些小端倪而擔心,為一些小資訊而想入非非。
當中的喜悲無法用言語來概括,置身其中,才能體會到何謂「真實」。
也許我們這時代的「真實」和你所在時代的「真實」有所出入。而然真諦是一樣的。


N2021/01/14

2021 年 01 月 14 日

2020年有一個火爆詞叫"新常態"。
他的意思是"經過一段不正常狀態後重新恢復正常狀態。人類社會就是從常態到非常態再到新常態的否定之否定中發展,人對社會的認識就是從常態到非常再到新常態的否定之否定中上升。" 資料來源百度百科。

依理解就是由原本情況,經歷黑天鵝時件,人們對改變作出反應後,得到一個新的原本情況。
新的原本情況,就是"新常態"。

近日,Facebook和Whatsapp事件,在香港產生很大的波瀾。
我也惜此機會試用其他同種類的平台和通訊App。
也許,這是香港社交界新常態。

科技、商業界的一個決策,往往影響了一個時代(十至二十年)的改變。
英特爾移動芯片的故事、各大車厰對電動車的態度……

新冠疫情前,曾經看過一編關於未社交平台的分析文章。
有一點指出 Facebook 的個人資訊,就是一份個人報紙。
一份專屬的個人信息報紙,當中每一編報道都是闗於個人的事。
便於別人進行認識,合作,工作,交友…
同時,Facebook已經在互聯網中活躍了十年之久,沒有人會主動放棄經營了十年的個人帳戶。

然而,通訊科技發展、推廣。用戶的見識越長。
用戶對個人隱私的態度越謹慎。
不同作風的同行相繼出事,讓Facebook的行業空間變得越來越小。
這種情況之下,

然而,通訊科技發展、推廣。用戶的見識越長。
用戶對個人隱私的態度越謹慎。
不同作風的同行相繼出事,讓Facebook的行業空間變得越來越小。
這種情況之下,Facebook的決策要更加的小心。

到此為止,對於Facebook積壓的情緒,在這一波"資料同用"下被點燃。
同帶港人慣用的通訊軟件被引爆。
Whatsapp被爆死的原因,大部份的媒體也解說過,在於我的情況下。
想多加一個死因,即是對於讓軟件,我的印象不是方更而是討厭。
一個被整個工作環境綁架的通訊軟件。


N20210103

2021 年 01 月 03 日

2021年開始了,老毛病又犯了。


今天突然天旋地轉的貧血,十多年沒再經歷過,也不再是當年的草包,在頭暈的一刻立即吃了幾粒葡萄糖糖,在床上躺了一回就慢慢回復過來。
最近,我有意地避開了過度的吸收糖分,糖果零吃也戒掉了。
現在,有了很多穿戴式的身體監測器,倒是能夠從中得知身體情況。
或許,我更加應該關注飲食的情況。

迷𢜟的老毛病又再犯了,在強烈的變動之中。
令我對自己下的決定、能力和應對有懷疑,這不是能透過學習可以一時三刻克服的事。
需要的是一次又一次從實踐中跨過。


N2020/12/28

2020 年 12 月 28 日

原意在2021年來臨前,停止更新日誌。

最近灌進腦子的東西過量了,看書吸收的速度大幅下降,水過鴨背。

讓我先停下來,整理一下腦子裡的思維。

近期在閱讀一本書《COVID-19: The Great Reset》 大概讀完一半,這本書讓我對當前(半年前)世界格局有進一步的重構。

書本和財經報紙有著大分別,當中對「全球一體化」的認知是兩極的。財經報紙雖有指出全球一體波潮雖有退減,還是全球主流方向,應更大的擁抱「全球化」。書本卻指出全球化在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開始顯著退潮,世界由球體漸漸形成區塊,書本中引用全球各地智庫。

書本內容言之有物,出處清晰,具有科學的考究性。而財經報紙的編者并不會引用出處,未從考究真實性,讀者并不能掌握可信性。當中差別必有因,不太深入去研究。

從中我感受到,閱讀報書是需要技巧的…

比如像「幻想不需要支付任何,但是幻想需要有資源支撐。」


N2020/12/17 薪盡火傳

2020 年 12 月 17 日

「知識」不斷地貶值。

「知識」、「邏輯」、「智慧」本質存在著分別,假如將之用在一件事情之上,對應的是不同的階段及水平。

這裡單純的說「知識」。到達絕望港追逐證書的過程中,我也在累積,時代也在變化。

「知識」教育讓我感到很無奈和絕望。

在這裡的「知識」是為更有效地壓搾往上爬的人的所有熱情,生命和未來。

「知識」貶值是因為各種各樣的知識取得的渠道越來越多。從前,學習通過拜師傳授;然後通過學校;傳播媒體(系列書、影片集);數據時代,有識之士在播放平台開班免費傳授知識。

知識的蒐集輕輕鬆鬆就能辦到。通過系統和深度的學習。讓知識轉成邏輯,繼而成為智慧。已經成了這個時代的常態,學習有成的另外一條路徑。

反觀,當下社會辦著學校有什麼資格招摇擺賣早已變得廉價的知識呢?

「你想要領取這個牌照,你先讀完某個課程。」

「我明明白白的講,你們上到來也只是為其他人當代罪羔羊。如果,你跟到我,出了什麼事,你幫我食死貓。未來有好處,一定不會忘記你。」

「知識」在這裡被一群利益群眾保護起來,斷絕上游之路,連一道後門也不給予。

這是不是也是一個「分化」呢?

我相信,不用太長時間。行業公會,「知識」教育機構。會在迎來新一波的改革浪潮。

願可死在行業改革浪潮之中,也不願在壓搾的泥沼中渾渾噩噩不見終日。

「薪盡火傳」


N2020/12/17 「分化」

2020 年 12 月 17 日

2020年終會結束,下一年也會到來。

不是所有事的界線清晰分明。就如2021年所有人都要面對的問題「分化」。分化早已經存在各處之中,它的周期就如頻率般,有高𡶶和低谷。

幸運的是早年,「分化」處在底谷儲備著足夠多的能源,一口氣衝上高峰。

近年「分化」一路向上,衝過中位線。「分化」的威脅重新回到眼前。

這幾年,它被科技革新,新冠疫情硬生生提速。何時才能到達最高峰,有人說幾年,有人說十年,亦有人說不會完結…預測的事,從來沒人能猜得準。

如果,我們在前人的經驗總結之中尋找證據。

在《真確》一書,作者指出世界盡是在變化,整體上是往好的改善中。很多疾病找到救治的方法,貧窮人口比例不斷在減小,科技的發展(家用電器普及釋放婦女們在家事上估用的時間)令人有效利用時間。

美國智庫的報告中指出,某些行業雖然被新科技取代了,但又衍生出對應的新工種。對於新工種又需要擁有更廣泛技能的人來填補。

2015年朱克伯格在清華大學演講的內容幾次提及「往前看」,或許就是一切的解藥。

激烈的「分化」引至極端地加速變化,換代。

同時,我的內心也在時代的分化中,激蕩起來。我能在這時代之中站在那裡,爭取到什麼?留下什麼給跟隨在我之後的她們呢?

2021年,更多更大的挑戰,更劇烈更波動的分化。

盡管摸黑走路,也不能停下。


N2020/12/15 被解放的貓未解放的人

2020 年 12 月 15 日

薛定諤的貓,原來你早已從那箱子解放出來了。

只是那個人卻被困在那個既死亦生的箱子中。

打開箱子的鎖匙被稱為「退相干」。

為什麼在事實世界之中找不到既死亦生的狀態例子,是因為這種狀態的遺傳時間太短太短太短了,短到可以用「未開始已結束」來形容。

所以,薛定諤的貓從始致終沒處在死/生的未知態中。

貓既然在,生/死也成己知事實,而己知是相對而言。

就如,人類未懂得數學運動時,加法已經存在。未有人類時,電子,中子…亦己存在。只是人類不知道…

人呀!放下對貓的執著,走出那箱子吧。

到此2020年的年結大致上完結。


N2020/12/15 終生努力

2020 年 12 月 15 日

手機中有不少的監測數據,從這些數據中找到一些那段時期的一些解讀。

從七月份開始,從營幕的使用時長得知,我花掉了470小時在學習上。

期間用在托展學習上努力值是8%。

推數下去…這年的努力值是5.3%。十年來的努力值是0.53%。

假如,這470小時的學習,影響了我今後人生的走向。從中得到一份貫徹始終的信念,持之以恆。

(Xh -30Wh) / Xh .X是生命總時數。這就是我為某事一的終生努力值。

終生努力值,讓我聯想到香港的「深水埗明哥」。電影《The Hedgehog》女主角的愛好。

我只是單純地感嘆,我的終生努力值是什麼呢?


N2020/12/12

2020 年 12 月 12 日

「幸運的人一輩子被童年滋潤。不幸的人一輩子在補償童年。」

我一直都不認同這句話。

在生活的長河中我選擇了忘記,在我的背後思緒極力地拒絕這些資訊。

直到學習,讓我明白句子背後包含的巨大信息。

「我或許是其中一人,但絕不孤單。」

如果說保持從前一直活下去,很好。為什麼要去改變自己?改變自己的內心世界?

因為,我現在有了條件,能夠離開那片森林。那片森林既然有人能走出去,證明是有方法和道路,條件足夠了,森林留不住。

另一個原因,育兒育己。如果想要包包更適應人群生活,作為父親的我也需要離開那片森林,才能和他一起在更廣大的世界裡遊歷。

我想要更多地知道,理解,觀察和判斷。我在這個世界裡能所收穫的一切。

既在補償也在滋潤,是我未來其中一項方向。


N2020/12/11 平行時空

2020 年 12 月 11 日

接續昨天的日誌。

往後的年結,會以今年和前年有什麼不同為方向。

這幾年很喜我用上一個詞「平行時空」,我希望用這個詞來開始總結,也希望這個詞在此後在我的人生中會擔起另外一個義意。

2020年頭新冠疫情來勢洶洶,身在這地的情況和武漢的情況,可以用「平行時空」來形容。在這裡沒法明白、理解武漢那裡正在發生什麼事一,面臨著什麼樣的難題、困境。

直到疫情蔓延到這裡時,大家都為防疫物資,囤積食物而䧟入恐慌之中,當下的感受比面臨瑪雅末日時,更具恐怖感,一件是不知會否成真,一件是確切的死亡未知恐懼。

事隔半年,冷前發生的事對當下沒有太大的後續影響,不仔細回想,也讓我感到平行時空感…

只因當下的我們正正面臨新一波,更具影響力的社區疫情大爆發,沒有太多的心力去做回憶。

在這一種遠、近的錯覺後,我明白了。

「很多事以為與自己有關。但實際卻是毫無關係。我只能被動地接受,而我的行為和想法對這些事絲毫不起作用。」

把心力用在自己的世界之上,比花心力在「平行時空」之上,更實際。

「知道」和「陷入」的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