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2 似在已離

2018 年 11 月 12 日

在異地趕路中的我,對娘親離開人世的事,到現在還沒有實感…理性的告訴我娘親已經不在了,感性的卻認為娘親卻一直在身旁…

我不清楚這種感覺是什麼?也不知道其他人在致親離世時是否也有著這般感覺…

病床上,娘親的最終期…讓我認為只是進入了一個深眠 。

靈堂裡,看著娘親的面容,我禁不住眼淚…每次帶親友瞻仰遺容,每次都帶淚出來…只有在那時,我才有娘親人世的感覺…

……

終於讓我把這件事記進日誌裡了…看來我大概走出了這次的情緒了…

事情過去了,當中的情況已經不想去回想。

塵歸塵,土歸土;
萻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廣告

2018/10/04 近末

2018 年 10 月 04 日

今天路過街邊的文具店,被醒目的“2019”吸引了過去,忽然記起2018這年快將結束了…

每年這時候,都在寫一些要為年末做好總結的準備。

現在看來,比我這後覺者,一定數量的人在身處這年卻期盼著來年。

2018年,這年我不想去總結…

這一年中後期…對我來說太難以接受了…

未來也變得不敢去打算了…


2018/10/02

2018 年 10 月 02 日

希望,是要去尋找的(對本人來說。)。並非在等待或是聽別人說。

太多的真實是沒法去一一驗證。


2018/10/01

2018 年 10 月 01 日

世上有很多沒法預計的事,有時因為難以決擇而讓人左右為難……
世上也沒有很多早知,當問題來臨時,痛苦止不住……

今天和老爹討論過後,我把我憂心的事告訢了他。
在這個難以決擇的情況下,看看老爹這其中的當時人有什麼看法是最直接的方法…
我不怕做錯決定,未來會後悔;我只怕做錯決定,要面臨更糟糕的情況。

在各個方面都是很無力的…那一個方面都是如此的脆弱。


2018/09/28 一個月

2018 年 09 月 28 日

那事開頭到今天,正好滿一個月30天的時間;情況(這裡指的是情緒方面)經過幾次的轉變。

最初的惡耗、住院的未來打算、出院後治療的爭論、現實面對的家庭情況 到 將要面對的未來。

一個月,由絕望走向堅定再到動搖。
現在的我很怕做錯決定,和半月前堅定的我完全不同了。
在這裡我覺得,我是不被需要的,感覺前期努力就像是一個大笑話。
有人說在父母面前,孩子永遠是孩子。但孩子也會有長大獨當一面的時候…

或許,在他們的意息裡,天底下任何皆可信,唯獨孩子毒心腸。

我的心告訢我,他們是我的雙親,說到底我必須為他們做更多,無論如何。
而事實
他們的行動告訢我,我做的一切在他們眼裡是多餘的……

我只想得到一個支持,只有一個支持。
我會照著這個想法走下去,無悔。


2018/09/28 原來己經8週年

2018 年 09 月 28 日

在WORDPRESS上己經8個年頭了,不經不覺。
盡管和日誌相處的年份要比這個數字要久遠,可是己經不太想追素更早的事兒了。
最早接觸互聯網是在"千年蟲"末日事件前後,第一個電子郵件是用2000來作帳號。
下來就己經是18年了,18年前在港澳地區是代表一個人"成年了"。
我在互聯網成年了,在互聯網年紀裡我在10歲時固定了一個地方留下足跡…

走過的路,留有痕跡。
在這裡走著走著,回頭看看…這路也滿孤單的…
或是我走著的這路是一條荒野之路呢?


2018/09/20 踏入

2018 年 09 月 19 日

回過頭來想,人其實是很渺小的東西。

不知從何來,不知從何去。

來也好,去也好。

可以掌握到的也只有那生命短短的一刻。

只有做著自己目標的事,就對了。

目標這東西是會不斷改變及調整的。

侍大家都變成那一串能量波後再來清算對或錯吧。


2018/09/19

2018 年 09 月 19 日

知道,屈結在心中是會越來越糟糕,情況只會變得更壞。
在問題解決前,在黑夜結束前;自己或許會先被解決掉或是倒下……又可能根本沒有解決的可能性。

現在,在事情前,己經無法為自己所作所為下定義,到底那些是理性分折,那些是任性行為…是對是錯……

在邊寫這日誌邊思考時,可能有點想明白…
現在我所下的決定大部份都出自我的任性…

現在周遭的情況…
對老爹,我不要求他什麼,也沒能力要求他做些什麼…他就是這般自我中心…找他去處理問題、或是求取解決方案、未來的安排、也是途勞…

對老媽,我沒法為她做到些什麼,或許是我太無能吧…這些情況下只能束手就擒嗎?面對各個方面的來意及矛盾,我又沒能夠統一,或許有時放置在這裡…讓那些不能解決的事情不解決下去…才是最正确的方法,因為根本沒人想管,管的人都只是動動嘴皮子……後果及接著發生的事,就跟他們無關…

對老婆,現在此刻,我沒能為她思考更多及顧及到她的感受…分隔在兩地……這是最讓我痛心的事…除了老媽的病痛之外,另一個最讓我揪心的事,就是這了…我沒能為她做些什麼,只能要求她更多…希望她能包容我的任意綱為……她也是現在的我唯一一個能夠許諾的人…希望光明能夠早一天的到來…

身邊的其他人,我己經不想管他們是什麼樣的心情,什麼樣的心態,什麼樣的想法。不是我不顧及親戚或是什麼的情面…而是大家都在幫倒忙…或許是作主軸的我想得自己太重要……其實我什麼也不是……


2018/09/19 對面

2018 年 09 月 19 日

逃避,是現在最想要的。事實卻放在眼前,正視是唯一的辦法。

那時的出走,最終還是得歸來嗎?

“出來行,預了要還。”

真的如此嗎?大概不是的吧?

過去沒法改變,現在只能打算,未來是怎樣誰人知曉呢?

還與不還,或許分別就是結果是否所預想的吧!


2018/09/10

2018 年 09 月 10 日

現在看,突然而來的這件事,把我的計劃及生活都打亂了…..

現在,感覺什麼都亂七八糟…

無力和無奈…遮蓋了傷痛…

現在很想為未來打算…可是卻萬般無力…

前路茫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