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3/2017 這一天

2017 年 03 月 26 日

今天對放香港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日子,這一天新屈的行政長官將被選出。也如每一個城市,國家選舉出領頭人的意義一樣。他/她們接手管理,影響的除了在任那些年份外,她/他所決策的事也會延續關係到未來十幾年或是幾代人……

“醒來”,是怎麼的的含義呢?自私的說,它只對明白它的人有含義。對“醒來”有另一層理解的人來說,明天還是明天,繼續起來上工,吃飯喝水…看似是把一切都看穿,萬事身外。是否另一個說法是…生於時代,死於放棄時代呢?

對我來說呢?


23-03/2017 沙塵滾滾四寶飯 後續

2017 年 03 月 23 日

事隔三個月,感想在腦子裡沒有像酒般,越釀越醇,卻是越放越淡。

我的工作點附近有一座山,讓我很響往踏上那山的感覺。

機會總是在奇妙的時刻出現。

因工作關係,來到那山的另一端,地勢更高距離更近,觀察得更加清楚和感受得更真…當換了角度看,原本雄偉與靈性的感覺沒有了…

我心裡想…很多事也不過如此罷了…生存在世有那麼多的事情想要辦到及得到,而當辦到及得到時,亦因落差感而變失落或失去目標…那麼當初為何要如此呢?

也有可能是思考的層次不同,我在用遠處觀嘗賞的角度來近景觀賞…就如相機的焦距那般…沒調好焦距拍出來的東西永遠含糊吧!

另外還有一個想法,站在那裡看那山的主要動機不是我主動為之,而是被迫或是被推上到這裡,這裡有一個巨大的心理問題。

“不是依靠自己的實力”這種心裡想法讓我很不好受…

即使此行看見的景色可算是開寛,言而我卻被關在那心理窗口內…


23-03/2017

2017 年 03 月 23 日

這幾天,天氣變又變…回暖了又突然降溫…再升高又要再下跌…難道還有一支股票叫“氣温”?

時間過得真快,差不多進入4月了,課程也將來第三階段。除了準備迎接這階段的結束,同時亦要尋找未來下一階段的去處…

到底那個方向才是自己所想要處的?這問題怎麼也沒找到答案…是對或是錯,日子都要過。“得過且過”?

這段時間,也看到不少…即使刻意去回避,那些人還是會自然而然的出現…小人裝君子。近期一些課業和幾位同學關係密切點,他們只求得到證書以求升職機會。從他們的關係中又和另一位同學熟絡,經過一些接觸,發現他人有大問題…不值得深交。

從開始他就說迫於無奈只能到這課程來求學,他目標是更遠大…到之後。他說工作狀態的不良,讓他不得不在背後捅他公司一刀…在一些理虧的環節上更用不分享功課來作威脅…

或許,他不是什麼小人吧…但是我卻不喜歡他…第一,能力這麼強,老早跑了吧,還和我們爭什麼學位和排名?人在這裡也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有必要自抬身價?第二,如果發現公司存在什麼問題,就應該和公司交涉吧,有必要暗中捅刀子呢?這不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架勢吧?和你做朋友,管不住那天也裡他捅刀子?第三,太小氣了吧!這氣度難怪沒人找他組隊合作…

這環節上,我不得不和他過過手。不怕你來賤,只怕你挾著尾巴走!

也是時候驗證一下社會學力了。


20-03/2017

2017 年 03 月 20 日

昨晚,我想我應該作個美夢。

只是我沒能想起夢的內容…一覺醒來我感到很歡悅和滿足,有一種走過了希冀的人生的感覺,夢很長也很短…

可能是試西裝讓我尋回那種感覺吧,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穿過正式的西裝…自從結婚…參加婚宴…這幾次…這幾次都沒有感到什麼特別…

穿西裝外套…那位裁縫先生的說話在腦丘裡傳出

“把身子挺直,穿起西裝就要相當的架勢。無論你穿這西服要做什麼,也得對這身衣服表示敬意。”

回想起這段話,我的身板不奇然的挺直了,縱使在別人眼裡是如此的生硬不自然。

在歲月長河中,真的有不少被忘記。而我還自鳴得意的感到自己記憶力如何地好…

能回想起這些事,真的很好!


20-03/2017 近況的近況,有沒讓更清況近況呢?

2017 年 03 月 20 日

近況中的近況是什麼呢?是否指最近發生的事裡再發生相近的事呢?

有些事情看似非常簡單,可配合上來卻是左右為難。當解了左,右又出問題。處理右邊後,原來前後卻無路!?好吧,再回到原點好好走走吧!

上星期,感覺不太妙…心急得讓什麼什麼的指數上升得讓身體有明顯不良發應…到了不得不把那傳說秘技找出來使用。

我沒有宗教信仰,但不否定牠們的存在。那天情況緊急下,從“油管”(youtube)裡找出了“藥師呪 梵文版”來解救緊急情況…躺下來,靜靜的聽了四分多鐘…急促的血液有點減慢下來的感覺…壓迫感也舒緩了…

我相信每個人也有他們的奇遇,這是我另一種奇遇吧。那次“炒車”撞得我七零八落,腳扭到又撞到肋骨間的骨膜…痛得我背也直不了路又走不好…走到家裡附近的鐵打舖看醫師…一堆人等著看醫生…那個時候店裡正播放著藥師呪,當然梵文沒有聽明白任何一句,卻讓人有種放松和刻制痛楚的效用。


16-03/2017

2017 年 03 月 16 日

感覺,太長段時間沒有思前後說…腦子是會退化的!
(這是在說我…)

——

幾天前,在網絡上看到一編文章,內容是訴說某行業的辛酸日與夜…
讀過,只把它當是一則笑話和無病申吟。
寫手引用了"城裡的人想逃出去,城外的人想走進來。"
用以說明不明內幕的人被他們光鮮外表吸引要擠進去,那些知道內幕的人卻想逃離這行業。
我對他這一引用,暗道叫好!
好在那裡?亦是我為何當這文是一則笑話主要原因。
“城"在這裡指的是這行業,就是有這"城"才做就這位寫手。
當然"城"自然有它的規則及運轉的方式,那麼在"入城"前不就是要知道及接受這些規則及運轉方式呢?
既然如此又何來辛酸日與夜呢?當踏入此城那刻就是默認這些規則及遵守規則的義務…
就正如到新加波旅行(不說移民)也必須遵守境內不許吃香口膠,吃了怎麼?就是被打啦!不然能怪誰???就是自己無視新國的規則法律吧。
如是說"城"沒困人及沒主動吸引人,作亂的又是誰呢?
“人"

——

有一天,老婆大人突然問我 – 這輩子有沒什麼值得自豪的事。
我想了想,現在生存過得馬馬虎虎不上不下、又想想過去也沒有那件事讓我立即衝上腦門…
我打趣的說:"我曾經把一塊擦子膠用得乾乾淨淨!"
說完,突然發現一個問題!我從能把一塊擦子膠用得乾乾淨淨過…這原來是一件難事來的…
越用越細下是很容易扔失的,同時使用時也是另一個難點…根本無法好好的把錯處改正…
如果有人真的能把它用的完完整整,這真是一件自豪事!

也讓我想起"只要有恒心、鐵柱磨成針"!和用膠擦用盡是相同的情況…
越用越細下,保存起來必須越是小心、也越用越需要技巧。
雖然不是什麼強大的技能、卻是非常考驗心性的一件事情。


13-03/2017 對對錯錯

2017 年 03 月 13 日

昨天(不是前段日子或是更古遠的日期),和老婆大人乘坐“叮叮”(電車)回家。我們在樓上的座位發呆,到站下車發現二樓到一樓的樓梯上有兩張宣傳單被扔棄,我心裡暗罵誰人這麼沒公德心,把紙扔在那,如果把其他人滑倒那怎麼辦?別說老弱病,常人滑倒也得受傷!上次老婆大人也曾在樓梯滑倒過,撞得一身是傷,叫我心痛的不行!

希望其他人別受這傷害,走過時我把那兩張單張拾走扔到垃圾筒去…

事後回想,是否有做對事呢?“天道循環”,“事在人為”如果這兩張紙是天要收拾某人而特別扔在那裡的,卻被我拾走了…讓那個活該被收拾的人,逃過了天譴…又可以繼續害其他更多人…我是否做錯事呢?

不知誰說過“無知是最不可原諒的罪”。對於這個“無知”…又能如何是好呢?


13-03/2017

2017 年 03 月 13 日

春天要到了,并非所有事物能經過冬的洗禮…

或是被自然毀滅,或是被人為毀滅…那天經過發現這株“小花”?感覺甚是凄涼…被沙塵所淹盖的它,即使有了陽光和水份也活不下去了吧…

那天回程,為他帶來點清水,洗去表面的塵土和澆水在根部…希望他微弱的生命能繼續延續下去…

生命到底是什麼呢?這樣做又是對或錯呢?

到底要先立而後動,還是動極思靜呢?

能下定斷的沒有誰…


12-07/2017 

2017 年 03 月 12 日

現在此刻有那麼點時間來享受咖啡與蛋糕的時間。也把握這點時間來寫寫日誌。

日子平平淡淡,就是暴風雨即將到來的警嗚鐘。

意想不到的,那個連犯多次錯誤的測試竟然通過了…或許我所想和評測的基準存在巨大落差…總的,能通過是很開心的事,但也為評測基準的放寬感到驚訝…也難忍會被這麼多人質疑評測是否具有任何代表性。

——

早些日子,老婆大人和弟弟閑聊了一些日常。老婆再告我,她在言談中所認同的部份。聽後,我發現怎麼這麼熟悉?那些觀點不就是我輕狂時的那些想法…這是朝氣和動力的表現。反觀現在的我沒有這些朝氣和動力…相信未來會變得更“死氣沉沉”吧!

這相我扮了有一段時間,思維沒來得及整理就被掉在記憶深處。那天經過一整副牆被塗抹了這種間條的黏合物,錯亂條紋下包含著有序的相距…很美麗…當下沒時間抽出手機來拍。回來時只有一角沒施工…不然一定更震撼。

未來,要在自已家進行這些工作時,我一定會忽略這個步驟…就如,外行人總會覺得行內人所做的事,非常輕鬆,換誰人來做也能很好的完成。事實卻是兩回事,外行人即使從過程中了解到步驟,卻不懂得當中道理及如何拿捏實施的程度。

有些事情,可能聽別人說,或是所見。并不是全貌,要分析當中的原因…才能更多的了解到事情的實際。“跳槽”的確是很普遍的事,指的是轉換公司。而“轉行”是另一件事…俗語有云“猛龍過江”後還有句“龍游淺水遭蝦戲”。在這是一條龍,到此卻是一條蟲…也有常人就是在原行裡是條蟲,轉行後像如“蛟龍遇水”,萬事順利,做得有聲有色。(可是千萬別忘記蛟是一種很生猛的傳說生物…有些蟲,蛇卻往往把自己想成是蛟或龍…)


07-02/2017 工作坊

2017 年 03 月 07 日

星期天和老婆大人去了一個藝術坊,那裡有很多文化創作的工作坊,繪畫,水墨畫室在那設室開班,假日關係很1多佔舖都關了門,零星的畫坊傳來聲音外,很是冷清…老婆大人和我基本上把這裡走上了一圈。

這裡是由舊工廈改裝而成,有些機器被留了下來作為展品。

也有藝術品

(在稀少人煙的情況下,看到牠…真的有被嚇了跳的感覺….)

在吃閉門羹的情況下,我們很用心的觀看工作坊的門外罷置物及透過櫥窗觀看工作室…

因為沒人才敢光明正大的偷看呢!如果突然跳出一人來…一定無比好玩吧!呵呵!

——

在一工作坊門前擺置了一些東西,當中有一疊東西讓我進入胡思亂想…

兩同學在放學後相約到某工廈改建的藝術坊裡遊玩。雖然是平日,但藝術坊卻異常冷清,店舖都把門窗緊緊關上,店舖卻有明亮的燈光外洩,從門縫看卻沒半個人影…

天空陰陰沉沉…和進來時判若兩地。讓人心裡毛毛的,這些事情卻沒打消朋友的活動,他們繼續探索。

他們來到一間擺於著小精品的店前。亮被眼前的一疊DVD吸引,他拿起來觀看…

亮 民間遊戲,不知有什麼內容呢?

朋友是一位都市傳說的愛好者。

朋友 你指的是日間還是夜間?又或者節日民間遊戲?日間玩的不就是那些彈彈波子,跳隊機,過家酒,爬蟲子……有必要用DVD來記錄麼?或許是記錄了夜間那些遊戲也說不定呢!

朋友強調“夜間”兩字時,他們身後傳來微少的木與木碰撞聲…他們轉身看卻什麼也沒發現…

朋友 把東西放好吧,我聽說在街邊這些東西不要亂拿…可能有些什麼特別的東西在上面…

亮快速把DVD放回原處…

亮 科學點吧!

朋友 都市傳說都是信則有,不信亦不見得不存在。你如果真的沒興趣也別打這些東西的主意。再走走吧!

他們離開這店時,有陣風把店內窗簾吹起了一少角…在那黑暗中有一雙眼睛正注意著他們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