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020/09/25

2020 年 09 月 25 日

弱水三千只取一飄飲


現在,佔用別人辨公室的一角。
辦公處裡有兩個星盤,一個是默認用來洗手的,另一個是默認用來清潔廚餘的。
只有處理廚餘的星盤有食物隔。
在辦公室裡的人自覺的有隔的星盤裡清洗盒飯的。
這個很正常,長期以來的觀察。
在這個辦公室有部份人很古怪,(古怪主要是我個人的感覺)部份人在清潔飯盒高峰期佔用了清洗用的星盤,他們並非清洗飯盒,而是在洗手……洗手用的星盤則在空著…或許是那個星盤有什麼特殊的魔力吧,但是在非放飯期,卻可觀察到他們使用的是洗手用星盤…
我想當中一定有著什麼特別的原因,可能是想要和誰聊天…又或是單純就是想要佔用一下別人的時間,噁心噁心讓後邊排隊的…
我只是佔用別人地方的,也管不著這間公司的人事或人品有什麼間題…
只是單純觀察下去,感到有趣,不知其他辦公室是否也存在這種怪事。


N2020/09/24

2020 年 09 月 24 日

一年香,三年醇,五年陳。

-阿里巴巴


酒需要時間,人需要時間,工作也需要時間。
或許有差異,但時間對所有人都是公平的。


N2020/09/23

2020 年 09 月 23 日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我選擇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而這對我意義非凡。

“The Road Not Taken" – Robert Frost



或許在不久的長來,我重新回顧我所走過的路,或許會和那時我所成就的事有所聯系…最終我能說出這一句話:"我曾選擇過一條與眾不同的路,對我意義非凡。"

昨天經迥賽馬會,老婆大人談起那位曾經中了彩票的人,之後分享他做了什麼。
然後,我和老婆大人說,假如,現在我得了彩票的金錢,安置好外父外母的居住問題,然後我就把餘下的錢拿來做關於社會的民生專案…

從前的我想,假如我真的有了一筆金錢,會使用一部份在花費上。
現在,我的想法改變了,成就是需要自己一步一腳印建立起來的,就如經典的學說,研究。大如羅馬也非一日建成,我想要用我有限的生命時間去盡做出影響。
如果抱持這份心情,天降橫財與否有分別嗎?


N2020/09/22

2020 年 09 月 22 日

你跑得越快,你的影子跟得越緊。
有時,它還會跑在你的前頭呢!
只有日正當中的太陽,才能讓它退減。
但你可知道,你那影子一直都在服侍著你呢!
加害你的,也必保護你。
黑暗就是你蠟燭。
你的邊界,就是你追尋的起點。

-魯米


The Dark Knight Rises – Main Teme

讀過魯米的詩,讓我聯想到諾蘭編導的蝙蝠俠 – 黑暗騎士。
黑暗傷害著你,同時也成就著了你。
成就你的黑暗,也傷害和保護你所珍惜的人和事。

近期,和老婆大人交談關於社會的事,我的觀點不時被近期所學的心理知識拉去。
把一切關於人的事都放到我認知的心理學上分折…
又是一次自證預言,拿起了槌子即覺得世上一切都是釘子…

老婆大人說,如果我繼續樣下去,大概會先傻掉…
把所有人都當成有問題的進行研究,不累死自己也會讓自己變成神經衰弱…
嗯…到現在為止我也是覺得去分折別人是一件很累的事,也沒有必要。
我想要分折的只有我自己,分折自己我覺得滿開心的。

昨晚做了夢…
是清晰的擁有故事情節的夢…
上演的是"無間道"種類的戲碼…
我的角色就是梁朝偉的角色…


2020 年 09 月 21 日

神秘的命運,知曉每一粒塵埃的一生。
讓我們講逑我們的故事,猶如一粒微塵。


昨天,我們各自買了一本書。
<<擁抱B選項>> / <<OPTION B>> – SHERYL SANDBERG &ADAM GRANT

<<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 / <<THE RIDE OF A LIFETIME>> – ROBET IGER
送給我們的禮物。

在誠品書店裡買的,我有一段長時間沒有逛這個城市的誠品書店了。
格局沒有改變,我卻覺得他的風格改變了…
或許改變了的人是我,而非這間書店…
我對一部份的書,有了一定程度的認知了…
把著眼點放到了那些更深層的作品身上。更直接地說,我心目中有了一張書單。
一張稍稍分類了的小書單。比如我知道艾格是迪士尼的前執行長,他有一本記述他在迪士尼工作的書本,書本分享了他在迪士尼工作所學到的,把什麼東西帶到迪士尼的。是一部管理學,人生哲學的好書;
另一本雪柔的書,是用親身經驗告訴其他尋找者幫助和教會人強化對抗負面情緒的練習。是當代值得細看的細膩經典著作。


N2020/09/20

2020 年 09 月 20 日

百歲光陰如夢蝶,重回首往事堪嗟


九月將來到尾聲,異靈異靈即將要結束了。
本年度對人類來說真的經歷了很多的挑戰,生活都被重寫了。
雖然如此,對外部世界的挑戰如此,自己所定立的整年計劃到此又完成了多少呢?

回看自己訂立的目標。
有些能力真的改進了,有些還在進行中,有些則放棄了…

有一點我覺得自己進行的不錯…
重新定義自己。

不知道,年尾回首,是否又是另一種感嘆呢?


N2020/09/19 “它"在重建

2020 年 09 月 19 日

“既死奕生的狀態。"


薜丁格的貓實驗,引出了一個問題。
“不確定性"
昨天,在YOUTUBE看到關於遊戲"死亡擱淺"的視頻。
當中說到嬰兒在母親身的時候,雖然有心跳,但是他/她是既死又生的狀態。
我對這個話題有了興趣,因為我覺得這樣形容是不對的…
第一,嬰兒已經有了心跳,即是活的了,在未來將有機會長大成人。是一個確立的事。
第二,例如出了意外,讓一個人陷入昏迷狀態,在醫學經驗上,那人或許會成為植物人。也不能定義成那個人"既死又活"。現實上,那人還是活著的。
因為,當下的狀態是確立的,同時具有未來的一定性之下。
“不確定性"是不存在的,最多也只能說存在一定的風險。

我們沒法避開接觸影響個人觀點的源頭,每時每刻都有一些新的信息流入大腦之中,對大腦進行信息重建,幸運地那些信息重建的區域是大腦的主要區域才能發覺自己正在被有意地操控。既然有些事,無法避免,只能把關好信息的審查。
把事情想清楚,弄明白。是對抗的一種手段。

過去,曾經在很多書本看到過相同的理念。
沒有切身的感受和被觸及到時,才明白當中的含義。


N2020/09/18

2020 年 09 月 18 日

在我的日常生活中,經常使用"也許","或許","大概","可能","如果"…
WordPress有在文章中搜索最常出現的關鍵字功能,我們就可以從日常中對自己有更深入的了解。
日誌的用語和平日說話的方式基本上沒有太多的出入。
日誌裡的常用詞就等於平常的慣用詞,由慣用性進自我分拆。
我是一個非常不確定性的人,是來由於對事物沒有掌握權,這種沒有對任何事都沒有掌控感,多數來自於家庭中的。由於家庭沒有明確的目標,沒有計劃,很多事情都是當下被告知要做什麼,一切都來得突然,身不由己的感覺。家中掌握大權的兩位大人們,縱使有計劃。也會因突然其來的情緒打跛計劃。
我認為我行動中那一份不確性來自於,原生家庭的植根式影響。總感覺到這一刻定明的事,下一刻就會被更改。
我想我需要把很多事情重新定義,把人和事分隔開來,要把我獨立地弄清楚。
很多焦慮、不安和專注不足的問題,我需要一一化解!


N2020/09/17

2020 年 09 月 17 日

“比重小的東西可能權重很高。"


“情感建立連接,理性不能建立連接。"
我試著用這句來思考芒格和巴菲特的關係。
他們兩人建立了40年的深厚友緒,很多出色的交易聯手達成的。
巴菲特說芒格是一本移動的書。是一位非常理性的人,就是他如此地理性,才讓他們成為共進退的合顆人。

那麼,兩位如何理性的人是如何建立深厚的感情連接的呢?
在芒格的書上,能夠找到不同一面的他們。
巴菲特在芒格的書中談論到他的婚姻關係時,如此評逑的。芒格是一位極度理性的人,理性到婚姻介紹所也不願意他成為客戶。即使如此,他雖然很理性,在投資交易之上,其他事情之上也并非絕對地理性。

在芒格的書中陳述了,他們之間的第一次會面。是經由一位共同認識的朋友介紹。
那位朋友原是想要觀察他們會面會製造出什麼火花,誰料到,巴菲特一來就把全導權交由給了芒格,讓他在會面中足夠地陳逑已見,會後他們更進一步交流彼此。畢菲特如此陳述此次經歷。第一次見面,我即知道他和我極度相似,在他的言談中我就像看到自己一樣。

我相信,他們的連接是建立於他們彼此相像,互為鏡子。
理性只是表面上的一種性格特點。

芒格和巴菲特他們都是幸運之人,能夠找到能互為鏡子的人。
當然,前提是他們的品德都是高尚的。


N2020/09/16

2020 年 09 月 16 日

今天晚上課業重開。
回想前幾個學段發生過的事情,就像不久前發生的一樣。
如今我繼續在這裡過餘下的學業生活,認識新的同學,或許會還上那位較熱心的老師也說不定。

經過時間的沈澱和挎學科的知識增長,那些過去的經歷有進一步的解讀。
移除了更多情緒的因素,為難你或許就是在打磨你。
有俗語說,"感謝那些為難你的人"和"擊不倒我的,都會讓我變得更強"。
滿滿的雞湯,還是有著實際的意義。


現在的氣温保持在三十度左右,但是一天到晚都被想睡的感覺包圍著…
是身體告訢我到了秋天嗎?
還是…因為我懶呢?


認為不做好人也可以成為偉人的想法真是大錯特錯,我敢保證,人世間真正的偉人同時也必定是真正道德高尚的人。

— 本杰明。富蘭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