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6/2017 一步開九路

2017 年 06 月 26 日

不知道別人的人生是否和我一樣…
總是波折重重…

當下定一個決心,動搖決定的事情就會出現。
當我決定離開公司,向外面市場探索時,
老闆即給了我改變現況的機會…
回到我所熟悉的工作岡位上…

安於現狀 還是 走出舒適圈 ?

如果安於現狀,正如一位師傅分析一樣,固步自封,人需要不斷精進與學習。困於一個位置裡,其他是慢性自殺。只是卻能滿足於眼前。

走出舒適圈,就能滿足很多的願意,只是當中的風險,受不受得起呢?而走出這圈子的契機是需要自己去開創的。

生命裡每每總是這樣讓人糾結…
沒法停下腦子的思考…是我過份的憂慮還是…


25-06/2017 海裡的小丑魚

2017 年 06 月 25 日

那天因為工作原因,被安排到海上平台裡進行工作…

在海上平台往四周觀看,如果沒有停靠在旁的大型工作船,那種被海洋環抱的感覺真的不錯。
那只是剛上平台時一眼所望的感覺罷了,在平台上久了就會想,如果被困在這平台之上…
是一個必死之局呢…平台離海面有一定高度,就是說當離開了平台…就沒法再回到平台那個暫時提供安全休息的地方。但在平台上卻沒水沒糧沒遮擋…如果沒有船載離開…也是一個不能久待的地方…

工作閑時、看看海裡有什麼…
發現了一條小丑魚…在水裡隨著海流側身不斷打轉(半反肚)…它在作最後的掙扎…
如果不能正常游動…很快它將會成為別漁的吃食…

看著這小丑魚越飘越遠…不禁的感嘆…
人在社會裡不也是如此嗎?


25-06/017 久遺的感覺/近況

2017 年 06 月 25 日

前月的國際電腦病毒事件後,我的電腦基本沒有再連接過網絡…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家的網速太慢,沒有為電腦作出最新的更新。
這樣子一直被放置在這,這天跑去入手了一張無限連網的電話卡把數劇分享給電腦用來更新及辦其他事。

距離上一次使用電腦來寫日誌,到底有多長時間呢?
感覺在自己習慣的平台上進行,良好非常。

另一件事,是近期沒有更日誌。
是工作太過勞累…疲於奔命的更換工作場所…
讓人無所適從…
隨著慢慢的深入了解,原來很多未會面過的同事,相繼離去…
有的是找到更好的、有更多是不滿…
本來這堆工作是大家一些分擔的,但為何有些人離去了、公司不想辦法吸納新人?
或是滿足同事的要求來留下人才呢?
人走了、公司要運作、接下的工作要完成…
不同的是四人工作卻變成兩人來完成、工作增加報酬不變…

或許這是我的一個想要離開公司的一個藉口。
但是,我不得不思考這個問題,如果這個困局只是一時,支撐過去就是了
可是情況不如我所想如此…
這些讓人頭痛的工作一件一件的推過去…我感覺要離開這個岡位了…

正如了解得知,現在市場正旺。
不到外面多見識見識,開托人際關系…最大的損失還是我自己吧…
即使困局被解決、老闆總有一天會離開現在的工作之上…
那麼總有一天要面對離開及尋找新天地的時侯,何不在旺場時在外邊走一走呢?
增力自己面對難題的生存能力呢?

此時,我己用盡我手能用的人際關系張羅新工作中…
另一方面我也努力思考如何靠自身能力去尋找那個機會。


18-06/2017 好多了

2017 年 06 月 18 日

我和很多人一樣,不懂的有很多,不知道的有很多,想不通的也有很多。
希望可以從一次又一次的錯折走出來,學會更多,個人變得更堅定。
而非一成不變,年復年,月復月。
我雖不知道其他人是如何走出錯折,問題。
但我希望我的方式也能走好屬於我自己未來的一編天。


(個人情緒)18-06/2017 痛心無法自拔

2017 年 06 月 18 日

過敏事件,讓我在家休息了兩天…
外父外母很是關心我,叫我盡量多休息…薪金什麼的都不要緊…身體最重要…
只是我卻不能這樣子想…外父眼睛和腳有問題,他從不會主動去看醫生…不是強迫著他去,他也不會抽出時間去就診…
外母的行動不便,在生活支出裡,她不得不繼續工作…現在更從早上的閑時間裡再打另外一份工作…

我可以做些什麼呢?我…

哭出來了…感覺好點了…
我很慚愧…我什麼都做不好…


(個人情緒)18-06/2017 連自己都說服不到

2017 年 06 月 18 日

久未超越負荷的情緒…看似快要爆了…或是說已經開始爆發了…

真的是太壓抑了嗎?
或許是…
那麼多的事…不願意卻又不得不做…
連自己也說服不到…又何以全心全意地去做呢?
是我個人太過自私了嗎?
我真的感到很累很累…
累徥連自己喜歡些什麼…想做些什麼也沒了方向…
我不想去跟隨,也不想和大眾人去喜歡,去相信某些…

人還是得實際一點好吧…
實際點,或許能活得更輕鬆…不用考慮更多…

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嗎?
媽的,屁話!
連明日的陽光也見不到,就真的天長地久了!


(個人情緒)18-06/2017 萬事難,怕有心。

2017 年 06 月 18 日

過敏事件算是半過去…只是那群傷口還時不時發痕…
昨天返回工作卻又拉傷了左手的韌帶…抬起手時有點有心沒力…

身病不及心病…

這兩天雖帶病而休,而空出來的時間卻發現更多平時沒留意的地方…
這些地方卻讓我很是心痛…
為何這麼的有心無力呢?
有時是只要管好自己,世事就會向好的方面發展嗎?
也許是我的自覺不足吧…雖然我已覺得為很多事苦惱過…

世事無完美
卻可以追求更完美,這是一個好方向,可不要忘記本身擁有的到底能否支持這種追求呢?
過度追求美好,反而成為了一種任性…

我沒什麼追求,只希望身邊的人也活得好好的…
這個好是不是一種完美的追求呢?
如果是…這或者只是我個人的一份自私任性…

有時會感到很是疲倦…想要停一停…休息休息…放棄某些…
但當回頭看看身邊…兩邊千蒼百孔的居家…日夜忙碌的外父外母與母親…縱使身上各種病痛老化…也默不出聲的忙工作,忙家事,操心孩子,操心長輩事…
這樣子…還有什麼口說…停下來?
工作再不喜歡也得繼續努力下去…

窮則獨善其身
在困苦之時,只能改進自家的狀態,加強自己的實力。


06-16/2017 淚線

2017 年 06 月 16 日

這文本身想要在急症病房裡完成的,只是被藥力打敗了
當時邊寫邊"不經不覺",眼睛是濕潤的,很多的感概在心裡…

我的淚線應該退化了、這是前些日子發現的…
即使到達極度傷心也沒法讓眼睛落下半點淚水…
只能達到濕潤而不落淚的情況…

是達到了"男兒有淚不輕談",還是真的無法再落淚呢?
(也許是眼睛過度疲勞也會讓分泌眼水的功能減弱)

在病房裡,終於把心裡事寫出來是高興的也是傷心的…
對我獨個兒的生命裡的錯過,沒法補回。
我沒有悔恨,或許時候未到…現在的我只能總結那些錯過,希望可以扭轉未來。

對那些非我能控制的錯過,又能如何呢?或許只能變成萬古不化的遺憾吧…
生命中沒有太多時間的獨個兒,更多的時間是與別人在一起…
遺憾是老早超越轉機,還是轉機能把所有遺憾也轉化呢?


14-06/2017 不經不覺 (全)

2017 年 06 月 14 日

接著上編日誌。 側田 的 “不經不覺”

“捱過杯葛方了解到需要知己”

就如像老婆大人說的一樣,我比較幸運。我沒有被“杯葛”過,或許有-而是我遲鈍得不知道吧。
但我卻有另類的“杯葛”感受…
“留級”
可能這只是關乎於個人能力,學習態度,努力與否的問題。但絕對不是表面的簡單,留級另一方面說的就是與一群共渡多年學習生涯的同學走到不到戰場她痛哭…從的表情裡散發出的絕望與不捨…讓我明白到一些事…有些事不得逃避…這些全是後話…
經此,我或許走過(捱過)了“杯葛”…到此刻我才特別珍視那時間唯一的知已。
知已不需多,一人足爾。

——

“嚐過勾結醜惡的世間 了解到何謂卑鄙”
卑鄙只因個人沒有經歷太多…只因不夠別人深謀遠慮…卑鄙只因自己不夠細心被人有經可入…
卑鄙不是別人錯,而是自己。

——

“漆黑把太陽襯托 悲哀把笑容襯托”

我們總是想要脫離“比較”,只是可能嗎?
父母總希望孩們不要店記人與人之間的差別,但這關乎到孩子們未來的生存能力及創造力…
比較就像是過山車,只有經歷一段長距離的爬波,才有衝下來的快感…
沒有沒波瀾,沒有進步。
沒有衝擊,失敗,痛失。不能明白一切真的珍貴之物。

“嚐試哭過方了解到何謂悲喜
嚐試寬恕方了解到真正心死”

悲喜上面包括了,
寬恕方了解到真正的心死,這話初初我不明白….
但越想我越明白了…縱使我們不能一直活在別人的期望下。
但我們必須要知道別人曾經對我們寄於厚望…
老爸老媽何曾沒有想過我他朝學業有成,出人頭地….
可事實卻是相反…在真實前他們不得不心死…也因為我是他們的兒子,他們不得不寬恕這個愛生事的兒子…
放下,就代表Let it go嗎?
這句話是有很深深的意義存在…
直觀的例子:當寬恕了自己賣有毒食物,有毒奶粉…同時那一顆仁慈之心也真真正正的死去了….

——

生存誓理
到底有幾多是不知道呢?


14-06/2017 不經不覺(生死)

2017 年 06 月 14 日

最近喜歡上 側田 一首新歌 “不經不覺”
喜歡他的這首歌是因為他的歌詞,覺得很有味道,讓我去想更多的事。

“來過喪禮方了解到何謂生死”
那天我在半睡半醒間,老婆大人在我旁邊說。我是一個1幸運的人,有些事沒親自經歷卻有深刻體會…
生死為何,當下我還沒有真正明確的概念…這主要來自一些人…

其中一位是我的小學同學“朱嘉偉”,那年他有幾天沒有上課。事後歸來他和我說,他爺爺離開了這個世界,他親眼看著爺爺推進火爐被焚為一堆飛灰…他很形象的和我訴說焚化的每一個細節…那些資訊對當時的我是一種震撼,雖然不明生死,但對一點人離世有點認識,明顯的此時後,我感覺到他有些改變了,到現在我還有明白,記憶已經讓我想不起…

另一位則是我的舅公,那年他離開了…我真的很傷心…因為一點家事(後來才知道)沒能參加舅公的葬禮…這是否我的一份遺憾呢?(當中還有一段小插曲,當年我在日誌裡留下對舅公的懷念,有些同學,有些網友留言…當中包括的老婆大人,她這留這讓我記起她。)我想十多了…應該放下了…但是經這歌讓我回望過去,在我心裡舅公疼愛的形象只有對當時的我才有吧…他的孫子在他的子女阻礙下,沒有太多機會接觸…或許那些關愛是另類的投射吧。再者舅公經營了這麼多的醬油厰,即使再忠直也不免做過錯好人事吧…只能說當年我的是片面的了解他…死亡或許也是認知定格的一種吧…

第三位是老婆大人的舅母…她在老婆大人的心中地位非凡,也不到我來說什麼。從她舅母離世讓我看到世間事…世間了…一事既了,千事重啟…世間到底有多少不得以…多少的非人願…在歸往塵土後,又有誰在意呢?如果那些事降下在我身上時,我能堅守我的承諾,直到我也魂歸黃沙塵土…

第四位是曹sir,我雖然把他定為我的目標,只是我沒有走上他的路,不是萬不得以,而是我的心太野及沒多少的聰明慧根,能把世事抽絲剝繭取得真蹄而記寫。但他是我尊之人。

第五位,是我的老爹…中風那時在醫院裡看著躺臥在病床上的老爹…我徬徨了…是膽心還是什麼的情緒呢?但必定有一種是血脈間親情的痛,那種感覺是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到的…

第六位,是一位網誌寫手。他把自己的情感寫出來了,讓我也代入進去了…如果那天我離開了,會是怎樣呢?我好像什麼也沒有留下…我問了我的知己幾個問題。
“真的不要小孩子?不想留下什麼生存證據?不想留下一份意志的傳承嗎?”
其實問他時,我心裡已經有答案…

人活過必定留有證據與影響,隨著接觸的人越多,留下的影響越廣。每個人或多或少也帶著我的影子與種子。那是一種生的意義。
而死的意義是什麼?我還沒有死過…待死了后再談我談談吧…